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神魔供应商 第九百八十三章:我们奔月吧

发布时间:2019-10-12 19:03:56

神魔供应商 第九百八十三章:我们奔月吧

江太玄看着精密仪器,看着陈欣妍费尽心力研究,神界的神帝终将归来,这是无法逆转的大势,因为他们也要突破!

除非他们甘心止步巅峰神皇,否则必须破开诸天阵法,让诸神伟力回归神界,强化神界本源。

他们现在做的再好,一旦那些神帝归来,他们算什么?一群蝼蚁而已,道场自然无事,可他们不行。

仅凭租借,和那群神帝抗衡,不现实,因为回归的神帝不说,他们座下的神皇呢?

若是他们的实力不损,只是龙帝,座下就有十二龙皇,这十二位,没有一个比东皇弱的。

当初的天帝,更是掌御诸天,统领神界,分封神位!

“利益联合,才能让你在最快时间内,与其余神皇成为一体。”江太玄道:“没有人愿意做蝼蚁,特别是你们这些巅峰神皇。”

他们,距离神帝已经只差一线,还做老大做惯了,绝对不甘心臣服,而道场的出现,让这种不甘心变成了肯定!

“也罢,尽力一搏吧。”东皇轻叹一声,面上也泛起浓浓的自信:“本皇已有神帝功法,将来神界增强,破入神帝也不是难事。”

“看也看完了,本场主也没什么多说的了,回神界吧。”江太玄轻叹一声,带着他们回到飞升台。

金色通道依旧存在,众人直接进入通道,御空而上,再次回归神界。

再回东岚道场,东皇一家直接离开了,龙昊等人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

,江太玄跑进广寒宫,趁着最近没任务,可以多听听嫦娥弹琴。

“嫦娥仙子,趁着最近无事,我们奔月去吧。”江太玄搓着手道:“现在道场有后土和通天,本场主不担心。”

嫦娥清冷地看着他,幽幽道:“场主,你说世上男人为何都一个德性?”

江太玄一滞,内心荤段子无数,可就是不敢和嫦娥来,那样会被打出血。

想了想,江太玄一脸正气地道:“本场主是为了带你远离唐僧和猪八戒,他们两个太可恶了,影响仙子喝茶的心情。”

嫦娥白了他一眼,对于场主什么尿性,她也清楚,看了看广寒宫外,一指轻点,一头冰猪出现,再次被扔了出去。

“阿嚏。”孙猴子揉了揉鼻子,默默拖走冰雕,顺带还有一个大光头。

嫦娥该不会喜欢什么盖世英雄吧?江太玄突然想到前世后羿与嫦娥的传说,他询问过后土,后土只回了一句后羿死的早。

一杯茶饮尽,江太玄叹息:“希望下次,还能在广寒宫喝到热茶。”

“场主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就有热茶。”嫦娥淡淡地道。

“场主,我都看不下去了,我带你奔月吧。”哪吒一脸我为你感到心痛的表情。

江太玄懒得搭理他,让他该干嘛干嘛去。

看了眼后土和通天,这两位品茶,不和其余神魔一起玩,显然是档次不一样。

没多久,其余四位巅峰神皇也过来,看着道场商品,他们做出一个决定,回去把太云神皇拍死算了,居然还说混沌丹出自他手?

看着他们讨论,江太玄没有参与,他想做的,就是提出一个方向,干不干是他们的事,懒得多参与。

一天时间过去,夜幕降临,明月高悬,琼霄从暗中走了出来,低语道:“我姐姐在千里外山峰上等场主。”

你姐姐?

江太玄错愕,云霄大晚上的千里等我?你别逗,混元金斗这大杀器,本场主扛不住。

话虽如此说,但江太玄还是过去了,全力赶过去。

孤冷山峰,明月高悬,江太玄御空而下,却空无一人,只得道:“云霄仙子相约,所为何事?”

“琼霄的姐姐,就只有云霄么?”

清冷声音传来,月华闪耀,化作千丈神龙,白衣女子踏着月华神龙而来,长裙飘飘,气质清冷:“嫦娥特邀场主太阴一会,不知嫦娥有幸否?”

江太玄错愕,嫦娥?我去,真奔月啊,你怎么不说清楚点,让本场主有个准备?

看着发愣的江太玄,嫦娥抿嘴一笑,丝带如龙,卷起江太玄,飘然而起,直入天穹,去那万丈星空,寻那天悬明月。

“这种被女人带飞的感觉,还是挺不错的。”江太玄很无耻地想道,要是抱着就更好了。

“嫦娥仙子,这丝带有点紧,勒的本场主心肝疼。”江太玄果断开口。

嫦娥丝带一转,月华之龙再现,江太玄身子猛地拔高,两人平齐,嫦娥也顺势抓住江太玄的手,一起奔月。

两人离去,琼霄身影出现,以秘法记录奔月场景,快速离开。

神魔道场。

“猪八戒,来给你看个好东西,把你师父也叫上。”琼霄道。

“琼霄仙子,什么好东西,难道是嫦娥仙子的私人写真集?”猪八戒顿时露出激动的表情。

“嫦娥仙子的写真集?”唐僧刷地一下就出现了。

“你一说,我就忘了,当时我该唱首歌,应应景什么的。”琼霄懊恼地道,随后展开秘法,奔月场景顿时出现。

师徒二人:“……”

这是你给我们看的好东西?嫦娥仙子跟场主跑了?

最重要的是,还是嫦娥相邀,嫦娥带飞,是嫦娥带场主跑的!

“师父,我失恋了。”猪八戒呆呆地看着那影像,泪水哗哗地流。

“为师也失恋了。”唐僧摸着大光头,一脸绝望的表情,很痛苦,痛不欲生:“贫僧为了嫦娥仙子,都决定修欢喜禅了,为何会这样?”

琼霄记录两人哭惨的画面,拍了拍肩膀,安慰道:“别哭,再哭也改变不了你是猪的事实。”

猪八戒:“……能不能叫我天蓬元帅?”

“好的,猪八戒。”琼霄笑嘻嘻地离开,果断将这场面传递给其余神魔。

唐僧悲愤:“琼霄仙子,你给贫僧留点……阿弥陀佛,贫僧突然顿悟了,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看着还要记录的琼霄,唐僧果断改口,一副悲天悯人的圣佛模样,身上更是有浓郁的佛光,站起身来,**猪头:“痴儿,痴儿啊……”

“……”

“师父……”猪八戒懵逼地看着他,你咋不伤心了?

“别动,继续哭,猴子在挖坑,待会埋你就行了。”唐僧依旧**猪头。

猪八戒哭不出来了,猴子在挖坑?握草,难怪你不要死要活了,感情你坑我!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贵吗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电话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评论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在线咨询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可信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