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千金-益母颗粒訪蘇聯二戰老兵憶中國東北戰場對日激戰

发布时间:2020-02-15 06:00:02

访苏联二战老兵:忆中国东北战场对日激战

中新社莫斯科5月3日电题:访苏联二战老兵:忆中国东北战场对日激战

中新社王修君文龙杰田冰

89岁的老兵柯罗金一只眼睛已经失明,耳背的厉害,腿几乎不能动中新社近日来到他家时,他躺在沙发床上蜷缩成一团,需要女儿塔基亚娜扶他下床并帮助穿上外衣

“他身上有伤,有些残疾”塔基亚娜告诉,柯罗金是在中国东北和日本关东军作战时负伤的

1945年8月9日,根据美、英、苏三国首脑签订的《雅尔塔协议》,百万苏联红军向盘踞在中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发起进攻那一年,柯罗金19岁,在苏军进攻部队里担任迫击炮手

“我记得,我们团进入中国境内不久,就接到了向日军进攻的命令”柯罗金在塔基亚娜的搀扶下坐到了小桌子旁,慢慢地讲述着70年前的那段经历他发音含混不清,有时候需要塔基亚娜帮他重复

由于时间久远,柯罗金记不起自己参加战斗的具体地点但战斗时,日本人的炮火仍然让他记忆犹新“战斗当天日本人的炮火很猛烈,与之前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我们当时以为和日本人的战争应该会很轻松,我和战友们在前往中国的闷罐火车上唱了一路的歌”

“当天我们和日军交战的时候天还没亮”,柯罗金说他们和其他迫击炮手接到命令是压制前线日军迫击炮阵地“当时天黑,路也不熟,我和战友在赶往前线阵地时掉队迷路了”

“我们还在路上时,其他迫击炮小组已经向日军开火了”柯罗金回忆道在遭受攻击后,日军炮兵回应速度很快“日本人早已提前测好了周围地区的各种射击参数,所以他们打的很准”“等我赶到射击位置时,我看到其他迫击炮组几乎被打垮了,我的战友们趴在地上,或死或伤”

用柯罗金的话说,他那时“还是一个从农村出来不久的孩子”当时他被战友们的遭遇吓呆了,忘记了战斗“我手抱着头,趴在地上直到中尉把我从地上拉起来”,“他要我‘为了祖国,为了报旅顺港之仇’(1905年日本从沙俄手中夺取中国旅顺)而战斗”

从恐惧中回过神来的柯罗金在中尉的帮助下,开始调整位置,向那些因开火而在黑暗中暴露位置的日军迫击炮阵地射击“一发一发地打,在战友的配合下,我摧毁了日军7个迫击炮射击点和另外几个火力点”

“那是我在中国的第一次战斗,也是我一生最后一次战斗”柯罗金说

那次战斗中,尽管柯罗金注意隐蔽,但最终还是被日军炮火炸伤随后他被送往后方医院治疗直到战争结束,他再也未能回到中国前线

那次战斗给柯罗金带来了一枚“勇气”勋章和一张残疾军人证明

“那次战斗使父亲的视力、听力严重受损,他的膝盖也无法长时间站立”塔基亚娜告诉,“父亲战后无法进行体力劳动,而且因为打仗也耽误了学业,一辈子命运就这样被改变了”

但柯罗金并不认同女儿的说法,“因为战士上战场杀敌是本分,这是一个士兵的使命,伤亡并不奇怪”“而且我是在消灭法西斯时受伤的,我感到光荣”

柯罗金告诉,他现在每个月可以拿到约合1000美元的退休金,足以养活自己,甚至可以帮助女儿塔基亚娜则觉得,父亲这一辈子应该过得更好才对

柯罗金最终选择沉默来回应女儿的些许抱怨他只是静静地听着,用干瘦的手抚摸着他年轻时的老照片照片上的柯罗金穿着制服,身姿挺拔、意气风发在其中的一张照片背面,有点褪色的蓝色墨水写着:柯罗金,1945年8月9日于满洲里(完)

原标题:访苏联二战老兵:忆中国东北战场对日激战

稿源:环球

作者:

维生素D滴剂的保存方法
前列腺增生肾虚怎么办
发现流感患儿时应该怎么办
玉林正骨水的价格是多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