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刀破魔天 第二百一十节 洞府之争之对战飞刀

发布时间:2019-10-16 12:21:49

刀破魔天 第二百一十节 洞府之争之对战飞刀

“呃呃!”直到此时才传出两声短促的痛呼。在高晟的脖子上,血,从缝中挤了出来

。他想知道朗宇是怎么到了自己身边的,却只是转了下眼睛,两腿一软倒了下去。

这才是真正的杀人的一招,陈上仙为此断了一臂,那是朗宇没有想杀他,高晟就没那么幸运了。七道刀光的锁定好像还远逊于那个姓陈的,朗宇只是几个闪身就躲过去了。

“古宇,我已经让你住手了。”

朗宇盯着他的眼神都没变,此事无须回答。

半天后,中年人没有再问,自己说的是多余了,他没有中场停止的权利,高晟也没有认输,所以只能眼看着朗宇抛了下手中的戒指,揣进了怀里。

“下一个是谁!”

一个鹰鼻的少年走了出来。“我来挑战你”。声音一字一顿。

到现在,他不得不正视眼前的对手了,那是一只狼,来自凡界的狼。

能进入仙界哪一个不是佼佼者,然而片刻间,两个天才扔在了台上。这还是意外吗?

“嗡”又一个灵体进入了卷轴。

朗宇向台下看了一眼,此时台下已是一片安静。他瞅见了自己唯一熟悉的人,洛中书。当看到他的目光扫过时,竟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朗宇一笑,大概是没想到自己真敢杀人吧。那是因为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站在了绝路上。

“报个名吧。”朗宇收回了剑。

“林良语。”

朗宇点了点头。“……”刚要再说话,林良语接了过去。

“我会记住你的名字的。古宇。”

呵呵,倒让我省事儿了。“出手吧。”

一片青光,只一闪又消失了,林良语手中出现了一把刀,形似半片柳叶,二尺三寸。刀花一挽,竟脱手而飞,团团回转,冷气森森。

“灵器!?”“他是哪个家族的?”场下一片唏嘘。看来这也是林良语第一次用出这把刀了,许多弟子同修了两年多,也没见过他用这把刀。

有人摇摇头。“不是灵器。只是一把融了兽灵的宝器。”这东西不是一般人能看得出来的,偏偏此人出身炼器世家,只要感觉一下柳叶刀释放的气息,就能基本确定了他的品级。

朗宇也抽出了刀。“赤炼虎翼。”

“他还有刀?”

“这有什么奇怪的。”

刀、剑,各走一道。在这修炼界里没有十八般武器样样精通一说,反而,绝大多数修者都是专门的祭炼一种应手的兵器。

兵器的强弱,在这一界里完全在于主人对道的领悟。道法高深者,即使一草一叶,都可以无物不破,也只有炼神之下才会很注重兵器的增幅。

当然对于灵器之上那些兵器,本身就蕴含着法则和道,就不可与此相提并论了。

“赤炼虎翼”本是攻击的利器,如今被朗宇灌注了土属性玄气,有点吃不消,嗡嗡的颤动了一气,还是迎了上去。那个林良语,甚是小心,离着朗宇两丈多远就催动着玄气,引刀攻击。

“叮叮叮叮。”朗宇的身前身后光华乱绽。那把柳叶刀祭出后就不只是攻前面,而是围在朗宇的四周打着转的攻击,而且速度飞快,看在人的眼中就是一刀幻灭一刀生。

朗宇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疑是仙术。

宝器对宝器,那柳叶刀明显高出一筹,只是被人远远的操控,才威力大减,一时间也剋不断“赤炼虎翼”。朗宇的一手穿花寻针,加上强大的神识,每每从那飞蹿而来的刀丛中化险为夷。

台下肃静了,台上的中年人也眯起了眼。谁都看得明白了,没有点真本事,想片叶不沾身,就是同是六阶的修为,要做到这一点都不是易事。

这小子真能越阶挑战,不是取巧哇。

朗宇也很无奈,他可能还会有大战在后面,本不想在这几个小弟子身上暴露实力,这个林良语,想杀有点难度,其人不仅武器好,而且心智高。

朗宇没有发动自己的独门步法,只是以从大黑猿那里练来的速度,左右周旋。

青金两色的玄气围着场中不断的游走,林良语也跟着左右飘移,始终保持着两丈的距离。

中年人看着看着,走近了几步。

林良语要败,他怕再出现措手不及的事情。以朗宇的杀人方式,越是平静越是危险,他看到林良语在不停的皱眉。

神识摧动,久而不下,林良语要坚持不住了,一旦脑海中出现眩晕,他只得选择认输。可是如此一来,柳叶剑必是朗宇的了,其心难甘。

“砰砰砰,”朗宇一刀出,磕开了三道刀光,那“赤炼虎翼”上,金芒也是一淡,伸手摸出一个丹瓶,急退而出,一粒墨绿的丹药滚下了喉咙。“嗤”的一声,就是这眨眼间的功夫,两刀横飞,从肩头和腋下各穿出一道口子。

“血还丹?那小子玄气不继了。”有人在台下小声道,中年人瞪了他一眼。

连战三人,按理说有点不公平,可也是朗宇已经答应的了。你自己要托大,也怪不得别人。

车轮战术,朗宇从一看到四张挑战书时就明白了,所以,正好出手取命,没什么可怜悯的。有了战过黄鸿武的经验,他相信战士之下奈何不了自己,况且妖脉还进了一阶,这就是底气。今天一试之下,这仙界之修似乎比黄鸿武还要糠,只是要收魂就有些难度了。

一粒丹药下肚,人立刻就精神。林良语暗悔,自己的攻击还是太温和了,竟让对方有机会中场补药。他也可以补药,但他不缺玄气而是神识不足,就是有药也不会立刻见效。

“幻剑!”

林良语暗叫一声,心法一变,刀影朦胧,片刻间在众人的眼前出现了五把刀。

五把刀,真假难辨。台下有人眯眼,有人轻呼。这小子藏的还真深,要不是台上的那家伙给他逼出来,日后自己碰上还真是悬了。

只是那五把刀却瞒不过一个人,就是台上的那个中年人,在他的神识里幻影就是幻影,真正的刀只有一把。

朗宇惨了,“唰”的一刀磕去,扑了个空,“嗤”的一声,前衣襟被穿透了,这还是他见机得快,一仰头闪了过去,否则被割喉的可能就是朗宇了。中年人一惊,准备出手,战斗到这种程度,方寸之间很难把握,再到致命处,他就必须拦下了。这小子虽然拆了他的面,却不能让他死。齐洞主的交代,没人敢问为什么。

一刀实四刀虚,真假不辨,嗡嗡嗡,在半空中一个盘旋,直刺朗宇的肩头、心口、丹田。正在眯眼的中年人突然向前一倾身,就要抬手弹指。

“当,叮”的一声,朗宇挥刀向外一拨,刺向丹田的一把刀飞了回去,就这一刀是真的。四个幻影消失。

这小子还真是运气好,绝废的一刀竟让他懵对了。

“嗖嗖,”又是一丛刀芒掠起。咽喉,左胸、左腿、下腹。朗宇的刀向上一撩,走了个空,再翻手拦下一刀,来不及了。“嗤”的一下貌似腿肚子上中招了,有长衫盖着,看不真切,应该就是那个位置。柳叶刀从左前襟钻进去,右后侧穿了出来。朗宇一个踉跄差点扑倒在地,离着林良语不足一丈了。林良语想走,可这又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趁他病正好要他残,因为他不敢一刀杀了朗宇。

神识一催,再次刀分五把,从半空中扎了下来。

躲是来不及了,朗宇只得一个卧马观心,以铁板桥的姿势横扫出一刀。

“叮!”的一声。运气,这运气真是绝了,包括台上的中年人都是一阵无语。如此的绝境下,朗宇的一刀竟然正撞在那把实刀上,当时斜飞了出去,正越过林良语的头顶。

自己的刀走向哪了,林良语自然闭着眼也能感觉出来。一低身,一仰头让了过去。

“两……?住……!”中年人被这惊险绝伦的一幕也震住了。正在感叹朗宇的运气,却突然意识到不对,那被磕飞的柳叶刀,怎么会划出一前一后两道青光。可是即使他已经把自己的话简化成了两个字,还是不够快。

“噗!呃!”林良语没等收回头就定住了,脖子上多了一物。他还没有感觉出来那玩意是什么,就是满脑子嗡的一声,失去了知觉,他的世界从此一片漆黑,带着疑问走了,什么也不要了。

一把剑,一把短剑。

“青鸿”,正正的钉透了林良语的脖子,柳叶刀和尸体一同的跌在了石台上。“扑通,当啷啷。”

朗宇抬手掸了下四处开口的破衣服,走向林良语。台上台下一片寂然。

阴!狠!这两个字出现在了许多人的脑袋里。

短剑拔出,林良语头一歪。朗宇再一低头伸手拽下戒指,在衣服上擦了一下血,揣进了怀里。

迈过尸体,拣起那把刀,吹了一口,同样收了起来。

有人醒过点味来了。三个六层的弟子,死了,根本没有给他们认输的机会。他们想起了朗宇开场的那句话。“我要他们戒指里面的全部东西。”

十堰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蚌埠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荆门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十堰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蚌埠妇科

腹泻用药远大医药立可安
腹泻用远大医药立可安效果
肠道感染吃立可安见效快吗
立可安吃多久才有效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