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极帝风云 第七十章 情忆别离

发布时间:2019-09-25 14:49:45

极帝风云 第七十章 情忆别离

风度非常满意选好的三部典籍,兴致勃勃地走出武阁,向着墓园的方向而去,他知道明天可能就要离开了,不知道以后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回来,在风家虽然多灾多难,但是却也留下了他曾经最真最心酸的童年。是时候和疯长老、翠姨告别了,就是再不舍,可是为了心中的梦,为了走上真正的武道巅峰,为了探索这片未知的世界,他必须离开这里。

或许离开也算是一份解脱吧,从此彻底摆脱掉自己那段饱受嘲讽的经历,离开亲情的牵绊,像风一样去寻找自由。风度唯一的心结就是找到母亲去世以及自己被追杀的幕后凶手,不过随着自己的强势崛起,这个幕后凶手一直都没有继续出手,风度一时间便没有了头绪。但是怀疑的目标已经出现,可以説已经确定了九成,那就是自己亲生父亲的大房夫人岳岚了,而追杀自己的人也可能是岳岚身后的岳家人。这种猜测是最为合理的,因为别人根本不具备非要制他于死地的动机。

虽然知道凶手百分之九十就是岳岚,但是风度还是摇摇头放弃了继续寻仇的想法:“就算杀了岳岚又能如何呢?母亲依然再也不能回到我的身边,那样又有什么用?虽然我风度有仇报仇有怨抱怨,可是为了不再一次父子兵戎相见,算是为这个生自己的父亲做的最后一件事吧,就是不再去寻仇。”

风云天可能不知道,其实在风度心底的深处多么怀念八岁以前父亲温暖的胸怀和疼爱,在心底深想喊的那一声“爸爸”,大概会一辈子埋葬在心底的某个不知名的角落吧。

风度并没有直接回墓园,而是先去见了风雪,看着那xiǎo丫头高兴的样子,他便放心了,虽説风雪也会和自己一同前去真正的风家修行一年,可是这一年中他们是不会见面的,都会被安排各自修行。

“风度哥,血脉仪式之后你就要离开了吗?对吗?”风雪弱弱地问道。

风度diǎndiǎn头:“恩,以后雪儿要好好修炼,保卫我们得家园。”

“不,雪儿也要出去呢,雪儿要去雪女宫的。”风雪很是认真地説道。

“呵呵,这样最好,説不定将来我们在外面还有机会相见呢。”风度笑着説“好啦,雪儿妹妹,我要走了。”

“风度哥!”风雪忽然大声叫住了他,不觉间已经泪流满面。

风度微微一顿,眼角微微有些湿润,嘶哑的声音説道:“怎么,雪儿。”

“我想在抱抱你么?”雪儿説着。

风度转过身双手张开,做出一个拥抱的姿势,雪儿便一头钻了进去,这个胸怀雪儿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是哥哥的味道,是哥哥的温暖。

良久,两个人才慢慢分开,风度最后看了雪儿那梨花带雨的可爱脸庞,转身离开了,这一别再见之日不知何年,这一别或许如同日月。

风度的身影消失在了远处,风雪却依然静静地凝望,因为她要记住他得样子,哪怕是一个背影,也要珍惜的看到最后。

太行山中的一棵参天树下,风度又来到了这里,曾经自己和霜儿经常来烧烤的地方,他过去的时候远远就看到了一个佳人的倩影在那里静静的等候着。

“风度哥,你来晚了。”风霜柔声道。

“呵呵,以前都是我先到,今天却来晚了。”风度柔声説。

风霜一双秀目深情款款地看着风度:“其实不晚,只要你来就永远不晚。”

风度疼爱地将风霜拥在怀中:“霜儿,你是不是一直都在恨哥。”

“起初是一直都在怨恨你的,不过后来我想通了,是霜儿自己太笨,不成熟才会一直怨恨风度哥的。可是等霜儿醒过来的时候,却是和风度哥説再见的时候。”风霜是一个不管多难过都不会流泪的坚强女孩,她没有像风雪那般哭泣,但言语中却充满了不舍和眷恋。

风度抱得更紧了些,这个xiǎo时候最好得妹妹,八年中得冷漠,如今却在重新复合之际分开,这份情注定是悲剧的,兄妹情胜过那些所谓的爱情,最真最傻最温馨。

两个人再次吃了一次烧烤,比起和风雪的告别来説,风度与风霜的告别仪式就显得更加快了一些,两人快乐地重温了八年前常吃的烧烤,最后在愉快之中风度説了句:“我去打猎,等我再给你烤。”

风霜笑着diǎndiǎn头,至此风度才彻底的离开这里,风霜再也忍不住地大哭起来,这是她最爱得大哥,给过得呵护和疼爱,八年前他让自己离开身边,其实是在为她着想,他被嘲笑是废材,却不想连累自己

极帝风云  第七十章 情忆别离

。每次想到那张熟悉的刚毅早熟的脸庞,风霜都会觉得温馨,她会努力,迟早会有再见之日的。

接连告别了自己最为疼爱的两个妹妹,只剩下最后一个地方,墓园。这才是他最为不舍的地方,他走向回墓园的xiǎo路,走的每一步都显得十分沉重。

回墓园的路并不长,然他却走了好久,终于看到了熟悉的祠堂,想起每天在这里清扫,有人看不起扫墓人的工作和身份,然而风度此刻却充满了怀念,xiǎo天似乎感受到了主人身上那股深深的回忆味道,鸟嘴一撇,显然也是有些闷闷不乐了。

绕过祠堂,走进xiǎo院,不料疯长老和翠姨并不在,风度微微一笑,这两个人当真是有闲情雅致,老夫老妻还天天去搞浪漫。风度自己动手开始烹饪食物,想在临走的时候给疯长老和翠姨亲手做一桌酒菜,算是感激他们,也算是为自己见行吧。

“哈哈哈,翠儿,我就説着xiǎo子准回来了,你还不信。”疯长老大笑地説着。

翠姨自从跟了疯长老是越来越有精神了:"哎,少爷长大了,要离开了么?还真是有diǎn不舍。”

“妇道人家,那xiǎo子离开才对,男子汉大丈夫不多出去闯荡闯荡莫非还像乌龟一样缩在这里不成,你只要好好修炼,迟早有一天会再见到的,到时候那xiǎo子或许会成长到让我都仰视的高度。”疯长老一如既往的疯癫性情,但是却説得句句在理。

“走吧,我们回去吧。”翠姨拉着疯长老这才回到了xiǎo院,当他们迈进xiǎo院后就惊呆了,没想到风度竟然早就做好了饭菜等他们吃饭呢,以往可都是每次他们等风度,今天这真是太让他们惊喜了。

“哇哈哈哈,臭xiǎo子不简单啊!武功练得凑合,这菜也会做两道,有前途啊。”疯长老説话简直是太幽默了。

风度被逗得乐了:“我説疯老头,没见过你这么挖苦人的啊,赶紧来尝尝我的手艺,墨迹什么呢,翠姨你也快diǎn。”

“少爷长大了。”翠姨看着风度,满脸堆着笑容。

“少爷,你明天就要走么?”翠姨忍不住问道。

风度diǎndiǎn头説:“是的翠姨,明天我们这一百个弟子就会去真正的风家训练一年,然后一年之后我会直接下山。”

“昂,那少爷出门在外可要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翠姨不放心地説。

“翠姨,你就放心好了,开始我就想过离开风家,只是当时担心你而已,现在你有疯长老照顾,我便再也没有后顾之忧了,等我回来就是,我会回来看你们的。”风度坚定地回答説。

“恩,臭xiǎo子,我们相信你,真正得风家我也去过,不过风家有令任何人不得泄露真正风家的位置,谁要是泄露出去会风家全体追杀,因为风家血脉有联系,老祖会感应到你的位置,这是无法逃掉的,所以以后你如果进去出来也不要和任何人提起此事。

”对了,少爷,等你出山之后,可不可以去秋家一趟,去找找你的外公,看看他还在不在。”翠姨忽然想起这件事情,毕竟秋家算是秋落雨和她的娘家。

“这事情是xiǎo事,哪天我带你回去一趟找找。”疯长老笑着对翠姨説。

“啊哈哈,对啊,翠姨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去的。”风度拍着胸脯保证,这是他下山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情。

这一顿饭,三个人吃得很香,开心得畅谈着,这是离别前最后的晚餐,是风度亲手做的晚餐,是最有意义的一次晚餐。若干年后,当风度再次回忆起墓园这个地方,记忆最深得的一顿饭就是这一次的了。

夜晚,风度独自走向经常去的一处xiǎo崖dǐng,看着天空的一轮皓月,心中辗转难眠,这么多年都在风家这个地方度过,悲也好喜也罢,都是属于自己的过往,感情深处留下最深的回忆,离别之时回眸看最美的太行山景。

风度喜欢做诗,此时此刻他心中一首诗一气呵成。

《情忆别离》

携悲风而来,草长春雨干。

情仇父子伤,乱发风中盘。

揽刀逆流劲,死命不绝天。

皓月情忘我,追忆离别宴。

崖dǐng之上,风度傲然而立,他此生不会受太过羁绊,乘风飘逸行,御风天地间,拿得起放得下,此为真男儿。太多的坎坷造就了风度早熟和坚毅的品性,他的路将会很长。如同那句经久不衰的话:“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淮北牛皮癣治疗方法
淮北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淮北治疗牛皮癣费用
淮北治疗牛皮癣医院
淮北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