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符道巅峰 第二百一十一章 封魔炼魂炉

发布时间:2019-09-26 02:37:23

符道巅峰 第二百一十一章 封魔炼魂炉

天古荒域的夜空也是如同其它地方那样朦胧,仿佛天与地之间,始终隔着一层薄纱,连天上闪烁的繁星都是模糊不清。

在这片荒域的夜晚,经常会刮起凛冽狂风,寻常之人一旦在夜晚出城就很难活着回来。

狂风拍打着门发出一阵呼呼啦啦的乱响,让居住在客栈中的凌家祖孙二人也是感到心悸不已。

盘坐在床榻之上,望着手中仅有拳头大小的三足香炉,石飞羽眉梢一挑,不由得摇了摇头。

刚才他了好大力气才从灵猴灰子手里“借”出来这件东西,可是看了半天依旧没有找到其中有何秘密。

从先前魔天的口气中判断,这件香炉显然有着一定的非凡之处,然而石飞羽却是没能将其寻找出来。

这座拳头大小的三足香炉表面锈迹斑斑,除了几道繁杂的符文之外,再其它特别的地方,可是许多手段都以用过,依旧未能发现这种符文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嘎!

蹲在一旁的灵猴见他眉头紧皱

符道巅峰  第二百一十一章 封魔炼魂炉

,似是想要拿回自己这件东西,猛的怪叫一声催促起来。然而石飞羽却是心有不甘,冲它挥了挥手,道:“过两天再说。”

见此,灵猴灰子当即大怒,似是想要对他动手。不料石飞羽却早有准备,一股强横的神魂之力陡然从眉心涌现,瞬间便是在面前凝聚成了一道镇魂符。

看到镇魂符悬浮在二人之间,灵猴灰子浑身毛发倒竖,却也不敢上前。今天在峡谷之中它可是亲眼所见,这道符咒连成年龙蛇都是能够镇压下来,如果自己冒然上前定会吃亏。

抓狂般的低吼几声,灵猴灰子心知今天想要拿回那件东西难如登天,不由气得在房间中暴跳连连。

而石飞羽对此却是懒得理会,微微一笑,刚要散去镇魂符,却是发现手中香炉上的几道符文突然轻轻闪烁起来。

瞳孔悄然紧缩,尚未等他反应过来,香炉之中便爆发出一股强横吸力,旋即将镇魂符收入其中消失不见。

这般一幕顿时让石飞羽心脏咚咚狂跳起来,先前他尽手段都是未能找出这座香炉中的秘密,没想到居然在即将放弃之时却有了意外收获。

“神魂之力,居然是神魂之力。”

双眼微微眯起,口中下意识的喃喃低语着,石飞羽猛的惊醒过来,急忙将一丝神魂之力侵入香炉之中。

轰!

下一霎,在他脑海当中突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巨响,紧接着视线转换,便是发现自己心神出现在了一座巨大的深坑之中。

心神顺着深坑出口仰望,正巧看到他微微眯起的目光,以及那副稍显陌生的消瘦脸庞。

“神魂离体!”

这一瞬间,石飞羽心神陡然大惊,神魂离体可是危险万分,像他这样仅有魔动境的修为之人,一旦神魂离体必将难以找到归路,到时候自己躯体也会变成一具死尸。

心神大惊失色中,石飞羽却是强迫自己逐渐冷静下来,随即缓缓扫视着这座困住自己心神的巨大深坑。

然而紧接着他便是反应过来,这并非什么深坑,而是先前被他抓在手里的那只香炉。在炉壁之上,此刻悄然闪烁着几道符文。

随着淡白色的符文轻轻闪烁,炉壁猛然散发出一股强横威压,开始碾压着被困在其中的这道神魂。

砰砰砰!

炉壁上虽然仅有三道淡白色符文闪烁,但是石飞羽被困在这里的一缕神魂之中,却是爆发出阵阵闷响。

尚未等他反应过来,这缕神魂便是砰的一声爆裂开来,可怕的威压瞬间便是让其化为一股精纯神魂能量,死死的压在了炉底之中。

与此同时,在床榻上盘膝而坐的石飞羽本体,也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被他抓在手中的香炉,是在沾染到鲜血之后突然散发出绚丽光华。

香炉表面的锈迹,在这种绚丽光华下纷纷剥落,短短眨眼过后,几个流光溢彩的古纂便是出现在了炉体表面。

“封魔炼魂。”

四个充满沧桑的古纂字体闪烁着耀眼金光,许久之后才是逐渐暗淡下来,等到这四个古纂散发出来的金光彻底消失后,香炉表面的绚丽光华,也是突兀收敛。

正在抓狂的灵猴灰子看到这一幕后,立即吓的浑身毛发倒竖,旋即跳在桌子上嘎嘎大叫起来。

充满惊恐的叫声立即惊扰了隔壁凌家祖孙二人,凌老爷子眉头一皱,急忙站起身来推门而出,打算前来查看究竟。

嗡!

陡然,掉在地上的香炉**发出一股低沉的轰鸣声,紧接着,一股庞大而精纯的神魂能量从中涌现,化为一股透明的能量匹练没入石飞羽体内。

当这股精纯的神魂能量返回他体内之后,石飞羽微微眯起的双目,也是骤然睁开,神色之中充满了恐惧。

“怎么回事?”

先前的他明明记得自己心神被卷入香炉之中,随后又被一个强大威压碾压而碎,可是尚未等他从那种死亡的恐惧中摆脱出来,心神却又安然恙的回到了自己体内。

这般一幕,当即让石飞羽心中充满了不解与凝重,如果说刚才仅是一种幻觉,那么这种幻觉未也太真实了一些。

“有人来了。”

就在他心中因此暗暗震惊之时,却是有着一道戏谑的声音突兀响起。听到魔天的提醒,石飞羽急忙挥手将掉在地上的香炉捞起收入怀中,旋即正襟危坐将目光转向了门口。

随着门轴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轻响,凌老爷子旋即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他安然恙的坐在床边,这才松了口气,笑道:“小兄弟刚才……”

“刚才是我在训斥它,不知凌老前来有何吩咐?”

抬眼望着站在门口的白发老人,石飞羽微微一笑,旋即站起身来让了个座,问道。

听说是他在训斥灵猴,凌老爷子脸上这才露出一丝苦笑,刚才那般动静闹得如此之大,外人如果不知情,还以为他遇到了什么危险。

二人落座之后,凌老爷子却是欲言又止,似是想说什么,可石飞羽现在的心思都被那只香炉吸引,根本暇理会其它。

见他目光沉稳的坐在对面,凌老爷子心中愈发满意,终点了点头,硬着头皮问道:“不知小兄弟家住何处,家中可有双亲?”

提起双亲这两个字,石飞羽明亮的眼神突然变得暗淡下来,随即轻轻点了点头:“晚辈自幼离家在外修炼,家里双亲已有多年未见,不知凌老问此有何用意?”

听闻他说自幼离家在外修炼,凌老爷子不由得叹了口气,随后沉默了片刻,才直言不讳的道:“老朽如今膝下只有水儿这么一个孙女,如果小兄弟尚未娶亲的话,不如考虑一下!”

这番话说的极其客气,甚至有些讨好的意味,提亲都是本着相互平等的态度去谈,然而凌老爷子却让他考虑一下,这般态度着实有些低声下气。

或许是因为先前石飞羽救了凌水儿的性命,又或者是他在峡谷之中仅凭一己之力斩杀龙蛇,亦或者是前不久石飞羽孤身救了他们凌家几十人,总之凌老爷子在说出这番话时,语气也是显得异常恭敬。

不料听到这番话后,反应大的不是石飞羽,而是灵猴灰子。

嘎?

蹲在桌子上,灵猴灰子双眼猛的圆睁,似是有着不敢相信,旋即毛茸茸的爪子暴探而出,一把抓住石飞羽胸前衣襟,挥起拳头就要揍人。

这般一幕,也是让凌老爷子脸皮微微抽搐了一下,灵猴灰子的反应未太过激烈了一些,让他心中愈发没底。

尚未等拳头砸落下来,石飞羽双眼猛然一瞪,怒喝道:“放肆!”

见此,灵猴灰子顿时愤愤的低吼了两声,随即一拳砸在桌子上,以此来表达自己心中不满。

要知道它可是梦雨自小养大,对于梦雨的感情犹如亲人,现在听到有人要将孙女嫁给石飞羽,灵猴灰子为了梦雨考虑,岂能不怒。

石飞羽心中也是能够理解它这种愤怒,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道:“不瞒凌老,在下虽然年幼,但是早已有了自己喜欢的人,水儿她年轻貌美,以后……”

可是没等他将后面的话说完,隔壁就以传来哐当一声轻响。坐在这里的二人,眉头皆是轻轻皱了起来。

视线转过,只见凌水儿不知何时站在墙边,在她脸上却是有着一丝惊慌之色。蹑手蹑脚将不慎触倒的花瓶扶了起来,凌水儿胸膛剧烈起伏,旋即咬牙切齿的跺了跺脚,怒道:“谁稀罕嫁给你,混蛋,你……你居然敢当面拒绝我爷爷,咱们走着瞧!”

说到这儿,她似是想起了什么,脸上神色一黯,走到床边重躺下,偏头望着外被狂风吹动的枝条,幽幽叹了口气。

隔壁,凌老爷子似是能够看到她的那些举动,不由得摇头苦笑着站起身来告辞。而石飞羽也没有挽留的打算,有些事虽然当面说出来会让人难堪,但是犹豫不决反而会让事情越来越糟。

现在的他,心中除了那个一直喊着自己飞羽哥哥的女孩,再也装不下任何女人。转眼以离开九宫山一个半月,回想起自己和梦雨一起前往龙魂山脉经历的那些事,石飞羽嘴角不知不觉露出一抹微笑:“丫头,突然感觉好想你……”

河北治疗宫颈炎方法
河北治疗宫颈炎费用
河北治疗宫颈炎医院
河北治疗卵巢炎方法
河北治疗卵巢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