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史上第一方丈 第二百三十五章 采访

发布时间:2019-09-24 19:11:55

史上第一方丈 第二百三十五章 采访

众人这一次的目的总算是达到,原本预计十多天就办完的事情现在已经?22??去二十多天,除了在净莲法师那呆了三天外,其他时间都在那林家村养伤了。好在从那之后,不知道是不是素问将几人度化的方式吓住了幕后的人,一直再没有什么袭击。

进山出山用了两天时间,众人赶回丽水已经到了晚上。

没想到的是刚刚到丽水,就被人堵住,是一个很年轻的男子,看起来刚刚毕业没多久,还带着点青涩。

“几位大师,我是新的驻站实习宁泽涛,我能采访几位一下么?”宁泽涛有些紧张的站在一行人面前,还将胸前的证拿出来给众人看了一下,上面还有着“实习”四个字。

素问看到这年轻人倒是想起了自己以前的样子,不过自己可没他这么青涩紧张,自己当年可是暴躁的很,做了不少现在看起来很可笑的事。没想到才不到一年的时间,竟然会用过来人的目光回视这些年轻人。

实在是这些日子生的事太多,先是在海州度数万亡魂,将自己的心灵也净化一遍。有经历了种种事,加上水6道场,坚定了自己向佛之心,最近接触的净莲法师、兴缘法师、还有那不知名的老僧等人,虽然不闻名于世,可无不是一方人杰,让他的心境和气质与以前相比变化更大了。

虽然在外人眼中他还是一个很温和的年轻僧人,但这年轻只是相貌上。从行为举止与气质上看,有着一种远常人的平静,仿佛看透了世情的老僧一般。虽然亲切温和,却让人敬畏。

也因此那宁泽涛看到他仿佛面对少数几次见过的大人物一样,内心有些紧张。

说来也巧,昨天不少媒体赶到丽水寻找了一下午,没有一个人现素问等人的踪迹。今天上午也没有消息,众人就纷纷去寻找别的了。毕竟他们不能一直在这里寻找几人的踪迹

史上第一方丈  第二百三十五章 采访

而宁泽涛家就是本地,本来是跟着师傅出来采访,结果扑了个空。他师傅回去了,而他正好趁这个机会在家休息两天,没想到晚上出门的时候正好看到几个僧人,仔细打量一下,倒是认出素问来了,连忙跑到几人面前要求采访。

毕竟僧人在很多地方都能见到,但赤脚而行的不多。素问习惯于赤脚而行,反倒成为一个极容易被人辨认出的特点。

“我们几个出家人,有什么好采访的?”素问笑着摇头,可话语中的意思还是让宁泽涛有些心下一紧。他现在还在实习期,如果在其他人之前采访到素问等人,对于他将来的职业生涯有极大好处,直接从实习变成正式也很可能,对于这次采访他说什么都不能放弃。

“大师,贵寺水6道场上的事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之后您就一路苦行南下,很多人都想知道大师的目的。还有惠玚大师,在32进16强的比赛之时弃权离开,很多友也表示不解,想要知道背后生了什么事情。您能和我说一说么?不会耽误您太多时间。”宁泽涛连忙说道。

素问看宁泽涛紧张的样子有些好笑。对于采访他倒是无所谓,只是觉得确实没什么可值得采访的。不过听宁泽涛这么一说,他倒觉得简单说几句也无不可,便点头笑道:“那你问吧。”

“就在这里?”宁泽涛指着两边,此时众人就站在路边,多少有些不方便。不过怕素问改变主意连忙说道:“在这里也行,虽然略微吵了点。”

素问又笑:“这里我们不熟,你找个僻静些的地方吧。不要去饭店咖啡厅之类的,没有必要。公园什么的就可以。”

十几分钟后,众人出现在附近一个小公园里,周围有一些老人在散步,也有些孩子在玩耍。

不过众人实在装扮太过怪异,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注意。五个僧人都是满身风尘,有人拿锡杖,有人拿长棍,还有个满面疤痕的,背后背着被布条缠绕的长条物体。

几人之外,还有个一身破旧衣服,又瘦又小,偏偏顶着一个不合比例的大头的孩子。

众人找到一个偏僻的地方,素问当先盘坐到地上,对宁泽涛笑着说道:“就在这吧。”

“好。”宁泽涛听了这话点了点头,将随身携带的录音笔和笔记本拿出来。

“请问,你是净心寺的素问大师吗?”众人还没开始,旁边过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犹豫问道。

素问转头看过去,一个相貌一般的男人,身上的衣服也很普通,但整个人精气神十足,而且给人的感觉较为温和,最重要的是额头有着一点红色和白色,是个有佛缘的人。这一路行来,素问亲眼所见,这个世界佛门影响力比前世要差太多,有佛缘之人极少。这里的有佛缘,指的是那些信佛,无论虔诚还是浅信,对佛门、佛经有一定了解的人。

“贫僧就是。”素问当下笑道。

“真的是大师,太好了。我刚才离老远看到就没敢认,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你。我姓乾,叫乾行,一直心慕佛法。在上知道了净心寺后一直想去拜拜佛,聆听一下惜最近一直没找到机会,今天竟然在这里看到大师,真是太好了。”

素问笑道:“这就是因缘所在。”

“大师你们在这里做什么?今天遇见大师是我的荣幸,给我个机会请各位吃个饭吧,算是给我攒点福气。”

“你好,我是新的驻站,是要采访一下几位大师,一会儿由我来请几位吃饭吧。”宁泽涛连忙说道。

“哈哈,小兄弟,这个你别和我争,还是我来请。你们先采访你一边等着,一会儿我再做东。”乾行爽朗道。

宁泽涛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倒是不用心疼自己的钱包了。要知道他现在还没工作多久,兜里也比较羞涩。

采访没多久就结束了,实际上宁泽涛经验还是太少,光想着采访,但没整理好思路,能问的东西不多。

问题主要集中在几个地方,一个是素问为什么在水6道场之后扔下其他事徒步南下,要知道大多数寺院住持都是很少离开寺院的,毕竟住持要关心的事物太多,而且僧人本身就是修行为主,少有外事。

关于这个,素问只是说是迎取宗门传承之物,具体是什么倒没有说。不过倒是透漏了一点,乃是禅宗传承之物,净心寺也是禅宗。关于这点,对于佛门的事情一无所知的宁泽涛倒没觉得什么,完全想不到“禅宗”这样一个即将兴起的流派未来在国内,在南亚,以及在世界上会掀起什么样的风波,达到什么样的高度。

第二点就是惠玚为什么在32进16强比赛弃权了。要知道这也是众人最为关注的,毕竟32进16,距离登顶已经没有几步了。除非是遇到不可抗的原因,比如重伤,意外事故,这些年还没有像惠玚这样直接弃权的选手。

对于这个,总不能说是素问遭到刺杀吧,只能简单的说是护送禅宗传承之物。毕竟参加比赛只是为了赢取一些奖金修缮寺院,现在有智深和昙宗在已经足够。而护送“传承之物”也是极为重要的事,他为此弃权也说得过去。

两个问题最后都与这禅宗传承之物有关,倒是让宁泽涛对这“传承之物”多少有些好奇,不过现在还没到揭开面纱的时候,素问对此也没做回答。

宁泽涛最后又问了些其他简单问题,素问一一作答,不过半个多小时就已经采访完毕。

宁泽涛又拿出给场中众人照了张相,这才想起旁边还有个小孩,问道:“这个孩子是?”

“是我新收的弟子。”素问笑笑,摸了摸马田的头。

而在第二天,这篇采访出去后,则有很多人注意到采访频频出现的“禅宗”二字。上次素问虽然也是说过,但只有少数当时在场的香客以及少数佛门中人有听说。而这次,则是被很多友所注意到。

一些友上查询“禅宗”二字,结果什么都没搜索到,难免出疑问:佛门七宗并没有“禅宗”这一流派,那素问口中的“禅宗”是什么?若说是他自己开创,那也不对。他说的是迎取“禅宗”传承之物,这说明禅宗很久以前有过。

(未完待续。)8

常德好的妇科医院
云南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山西治疗卵巢炎医院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在线询问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具体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