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来自异界的魔剑士 第一卷 夏之国之章 第14章 不安份的子爵

发布时间:2020-01-16 23:37:51

来自异界的魔剑士 第一卷 夏之国之章 第14章 不安份的子爵

这些天江立一直想着给洁西卡一些报酬作为答谢,送些金币作为分红的话已经被拒绝了,但是送礼物的话却不知道送些什么,以前也没谈过什么恋爱,也不知道一般女孩子喜欢些什么,而且现代的女孩子跟这个世界的女孩子喜欢的东西是不是一样也没法做比较,想来想去只能约着她一起出去看看她有没有想要的东西了。

江立一早就来到了魔法学院的等候,在窗外偷偷听了格林老头教的魔法课,发现这糟老头子只教一些理论知识,根本没有实际的操作,讲的还不清楚,难怪夏之国的魔法师人才这么少,原来是这老头子害的。

“唉,真是误人子弟。”江立轻叹了一下。

“什么误人子弟?”说话的是洁西卡,她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江立的身后,把江立吓得不轻。

“哎哟,吓我一跳,你怎么跑出来了?不上课吗?”江立脸色有些惨白。

“没有啊,格林老师让我去帮他拿些材料,回来刚好看到你在这鬼鬼祟祟的,还有你刚刚说什么误人子弟?”

“没什么,你把我吓坏了,该怎么赔偿?!”江立一副惊魂未定样子。

“哎呀,你别扯开话题嘛,你刚刚说什么误人子弟是不是说格林老师啊?”洁西卡不依不饶的问道。

“是是是,我是说他误人子弟了,怎么了吗?我骄傲了吗?我自豪了吗?”而江立则不耐烦的说道。

“噗,格林老师是全安州最德高望重的法师了,第一次有这敢这么说他。”洁西卡捂着小嘴,偷笑道。

“嘁,就他这样的还德高望重。”江立似乎对格林的身份地位有些鄙夷。

“你别告诉我你一大早来到魔法研究院就是为了抱怨格林老师来的。”

“怎么可能,我是等你下课的。”

洁西卡有些惊喜:“等我?等我干嘛?”

江立解释道:“前些日子我不是把魔核卖了嘛,我说给你分红你又不要。”

洁西卡点点头。

江立接着又说道:“所以呢,作为补偿,我决定给你实现一个愿望,只要我能办到的,我都满足你。”

在江立看来,一般在这种情况下的女生应该会感动的一塌糊涂,然后各种道谢什么的,显然他并不了解女生,洁西卡并没有很吃惊,也没有很感动,脸上也没什么变化,只是呆呆的看着江立。

“你倒是说话啊,你不接我的话,我该多尴尬。”江立红着脸大声说道。

回过神的洁西卡疑惑指着自己的鼻子的问道:“为什么是我?”

江立快要气死了,本以为这招电视剧里那些富二代常用的套路能搞定洁西卡,没想到她竟然是这么个反应。

“所以说啊!你陪我去迷雾丛林,总该表示表示吧,而分红你不要,我只能以这种方式来感谢你啦。”

洁西卡一副惶然大悟的样子说道:“可是我并没有什么需要的啊。”

“那你先存起来啊,总之我可以实现你一个愿望,等你想好了之后再来找我,好不好?!”

洁西卡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接着又说道:“你今天来就是为了说这些吗?”

“那当然,这可是件大事,困扰我好几天了。”

洁西卡噗嗤一笑,眼角都要快笑出泪水了,这让江立有些尴尬,脸上憋的有些红。

“就这样,我先走了,还有事,再见。”江立尴尬的走开了,走没两步,又走了回来。

“还有事吗?”洁西卡刚要进教室去,却看到江立走了回来。

“我在这等你下课,下午跟我去个地方。”江立有些霸道的说道。

“才不要,我下午有事的。”洁西卡果断了拒绝了江立

“我在那边长椅等你,就这样。”

“喂!”

江立并没有看洁西卡的意思,似乎不管她同不同意,反正下午还必须陪他去,洁西卡垂着头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进了教室。

下课的时间很快就到了,洁西卡走出教室,看到在长椅上昏昏欲睡的江立好气又好笑,走到身旁轻轻的拍了一下江立。

“喂,起来啦。”

江立故作镇定的直起腰板说道:“我又没睡着。”

“你不是要让我陪你去个地方吗?还有闲工夫在这打瞌睡吗?”

“我都说我没睡了。”

“好啦,知道啦,赶紧走吧,我可是把我的事给推了去陪你的啊。”

江立点点头,两人走出王宫后,江立却在王宫大门前停了下来,看着四周林立的房子,幽幽着对洁西卡说道:“这安州城哪有人才市场啊?”

洁西卡瞪着双眼,疑惑道:“什么是人才市场?”

“额,就是,怎么说呢,就是我想雇些佣人,不知道该到什么地方去雇。”

“原来我只是给你带路的…”

洁西卡低着头,神色有些暗淡,江立不知哪里说错了话,但还是做了个解释。

“别这么说啊,你是我在安州里唯一的朋友,这种好事当然找你了。”

江立嘿嘿的笑着,样子有些欠揍。

“那公主呢?公主每日都到你家别院去跟你公用午餐,你们不是朋友吗?”洁西卡低声问道。

江立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又挖了一个坑往下跳。

“公主那是公主,她又对安州城不熟,当然不能找她。”江立连忙解释道。

“那我不还是个带路的嘛。”

江立双手捂着太阳穴,痛苦的揉着,表情十分扭曲,洁西卡看着吃吃直笑,看到洁西卡笑得这么开心,江立才意识到了自己被套路了。

“大姐,别这样,我错了还不行嘛,求求你带我去吧。”

洁西卡闻言嗔道:“好好好,我带你去,但是别叫我大姐,我这么年轻,你也好意思吗?”

“好意思…”

东市有一处奴隶市场,这里贩卖着各种种族的奴隶,无论男女老少,在东胜大陆上,成为奴隶的人逃不掉被贩卖的命运,这个大陆上贩卖奴隶是合法,奴隶也不是随便就能抓来的,成为奴隶的一般都是在战争中俘虏的,或是犯了大罪被贬为奴隶,若是随便抓普通人充当奴隶,被查到后也会被判处贩卖人口的,罪名很大,所以一般的人都不敢冒险。

洁西卡领着江立来到奴隶市场里,里面的装潢像是中世纪欧洲的剧场一般,中间建着一座大舞台,较为稀有的种族的话会被进行拍卖,而一些较为普通的就在市场内挑选,市场内建着一座座的铁笼,足有上百个,每个笼子里都关着一些奴隶,脖子上都扣着锁链,无精打采的瘫坐在地上,仿佛在等待着死亡。

江立看到这些奴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看惯了以前的人人平等的字眼,现在看到这些像牲畜一样被关押起来的奴隶,然后卖家们高高在上的嘴脸,都狠狠的冲击着江立的心灵,他有着一种把他们全买下来的想法,然后让他们各自回到家乡,但想想救得了这批,还会有后续的奴隶补上,江立心里陷入了纠结。

“洁西卡你对奴隶有什么看法?”江立首先开了口,这个问题同样冲击着洁西卡,她出身在和平强大的精灵王国,国内也没有奴隶,不过来到夏之国后,见到几次奴隶后心里也曾有像江立一样的想法,但是她根本改变不了这个制度。

“我的国家没有奴隶这一种制度,但我只希望这些奴隶能够遇到一个好的主人。”

江立听出了洁西卡话里的意思,但是他最初的意思是雇佣一些佣人,可洁西卡却把他带来了奴隶市场,也是想让江立多少能救助一些奴隶。

看着这些关在笼子里的奴隶们,江立确实动了一些恻隐之心。

两人在市场内逛了一会,却见一处铁笼前发出了喊骂声和鞭子抽打的声音。

只见一名胡子大汉挥动着鞭子抽打着笼子里的兽人奴隶,奴隶们身上只是穿着单薄的麻布,被打的是一名女性,灰白干燥的头发上立着两只长长的兔耳,身上已经被鞭子抽出了几道血痕,她用双手挡着面庞,眼泪直流,红色的眼球看起来也格外亮眼。

“住手!”江立看不下去,大吼了一声。

胡子大汉闻声停下了抽打,鄙夷的上下大量着江立,面对这样穿着朴素的年轻人,自然没放在眼里,大声说道:“你算什么东西?我教训我手下的奴隶关你什么事?”

大汉说的没错,江立确实没有权力去管别人的事,况且这还是他的奴隶,只是因为不忍心才忍不住叫停。

胡子大汉见江立不说话,又开始了抽打,连同周围的几个兽人一起抽了个遍。

“我让你住手!”江立不顾洁西卡的拉扯,一拳挥向了胡子大汉,只见大汉被一拳揍飞,空中转了两圈,撞到了牢笼的柱子上,奴隶们瞪大了眼睛望向江立,周围也开始聚集了一些围观的人群。

胡子大汉,缓缓爬起,手里的鞭子刚想挥向江立,却不料市场里的保安过来了,几名携带武器的壮汉跟在一位年长的老者身后。

“何人在这捣乱?”

长者开口了,声音带着威严,看来他就是市场的负责人了。

还没等江立开口,胡子大汉率先跟长者说道:“陈老,小人只是教训自家奴隶,可这小子却多管闲事,把我揍了一顿,还望陈老做主。”

众人纷纷看向江立和洁西卡。

洁西卡悄悄的江立耳边说道:“怎么每次和你出来你都惹事啊!”

“别瞎说,我什么时候惹事了。”江立同样轻声说道。

“二位可否给老夫一个解释?”老者开口了,口气有些不爽。

只见江立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这事确实是我不对,我向这人道歉,只是我见他用鞭子毒打这位小姐所以才忍不住出手了。”

江立指着牢笼里的兔耳朵兽人说道。

话音刚落,现场的人都惊讶的望向江立,大家都知道这里是奴隶市场,打骂奴隶只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年轻人竟然称奴隶为小姐,不禁令人大跌眼镜。

“笑话,这我自己的奴隶还打骂不得了?”胡子大汉戏谑的笑道。

“确实,这位奴隶主所行之事在正常不过,不知公子为何出手阻拦?”

江立自知理亏,他所认知的道德礼遇在这根本不管用,奴隶只不过是一件商品,也没听说过有人为了商品大打出手的。

“那我将这几位奴隶买下,作为赔偿,你的医药费我也给了,行不行?”江立毕竟不在理,要是在争吵下去,吃亏的必定是自己。

“哈哈哈,卖你?也可以,一个五十金币!”大汉嘲笑着对江立说道。

这时市场里开始热闹了起来,一个奴隶根本不值这么多钱,五十金币是已经是普通价格的十倍之多,大家都纷纷议论了起来,都说江立不可能会买下。

“好,我全买了。”

此话一出大家都惊呆了,都目不转睛的望着江立,仿佛再看傻子一般,就算不是傻子,也是冤大头。

“哈哈哈哈,遇到了个傻子。”胡子大汉哈哈笑道,充满了嘲讽。

江立拿出三百枚金币,一个一个的丢在了地上:“这是三百枚金币,连同给你的医药费,全在这里,过来捡吧。”

受到侮辱,胡子大汉一脸惨白,但是看到地上那闪闪发光的金币,他有些心动。

“喔?莫非你觉得不够?”江立淡淡说道。

随即又掏出一百枚丢在地上,周围开始沸腾了起来,五个奴隶卖出了四百枚金币的价格,这比拍卖的还有贵。

大汉再也没忍住,趴在地上捡了起来,尊严在金钱面前毫无价值。

“把牢笼给我打开,脖子上的镣铐给我解开。”江立大声说道。

众人再次哗然,不仅买下奴隶,还把奴隶象征的镣铐取下,令人实在不解。

而刚才的老者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年轻人,耐人寻味的笑了笑。

江立则领着一行奴隶径直走出了市场。

上海市普陀区利群医院怎么样
旅顺口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石家庄哪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好
临沂治疗牛皮癣费用
雅安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