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千古帝皇 第二百一十章:驻扎

发布时间:2020-01-16 22:28:27

千古帝皇 第二百一十章:驻扎

星月城外月牙湖边,如今本是明月高升关灯入眠之时,可这里却埋伏了许多的人。

这些群人的数量十分的庞大,大概是上百号人基本上相当于一个主力营的人数了。当然他们并非是部队中的士兵,或者说他们每一个人都比那些士兵们强大几十倍。

毫无疑问,在这样的时间能够来到这里的强者队伍就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花家的人手。如今他们早就做好了活捉景瑞的准备,只要一有信号便是动手。

毕竟景瑞的价值他们可都是十分清楚的,没错,眼下镇关将军景勇家的唯一一个独苗。只要抓住了景瑞用他的生死去要挟景勇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甚至是让其俯首称臣都不是不可能。

这件事情既然如此的重要,他们自然也是万分的重视。所以如今为了防止外人发现他们的行踪,便是全部都隐藏在了这树木之中让人难以找到其身形。

是的,他们确实是一些隐蔽方面的高手,如果不去感知灵力的变动根本无法发觉他们的存在。而他们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能够抓住景瑞,只要景瑞落到他们的手上一切都好说了。

不过这逐渐下落的明月注定了这一次他们是徒劳,是的,眼看就要到黎明他们已经在这里等待了一天了景瑞也还是没有来到这里。

显然按照这个情况看来景瑞是绝对不会来了,所以他们就这么紧张的白白浪费了一个晚上的大好时间,显然是心中不满。

不过因为这件事情是族长的吩咐,他们也不好说些什么。所以在各自离开这里整顿队列的时候他们倒是什么也没有说,不过他们毕竟不是圣人自然做不到将自己表情收敛下去的能力。

总之他们如今的脸色十分的难看,即带着一丝的疲惫,又带着几许的埋怨。是的,如果不是这次出来他们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觉,但是他们昨夜却是一夜都未曾合眼,这怎能让人有一个好心情呢?

如果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们倒还是可以容忍,但是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却是浪费了一晚上的时间这换做谁都无法容忍。

只是碍于花云天实力和权力都是最强大的,他们即使有再多的话也得憋回去,不过在心中这个族长的地位倒是在直线的下降。

花云天本就是一个比较小心谨慎的人,或许是因为他就是这般的人吧!所以他对所有的人都十分的提防,比较他可不希望被一个和自己做法相同的人给暗算了!

所以这些人脸上的表情他自然是已经注意到了,在猜出这表情是什么意思之后他的内心自然是气愤。

但是他不可能对这些人发脾气,一来本就是自己叫他们出来,但是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这确实是自己的过失。

二来一个家族能够熬过百年依然屹立不倒就是因为他具有强大的凝聚力,而如果自己这会儿因为这个惩罚了他们定然会使得这个家族四分五裂,到时候就真的任人宰割了!

但是心中的脾气他自然是咽不下来,必须找一个人好好的发泄一下,不然难以解开他心中的那个愤恨。

毫无疑问,花狐是最不错的人选。因为这就是他给自己传的口信,所以害得自己这样子他的是最大的,必须得为此承担一些什么。

而如今最好的方法就是将他就地处决了,并且对这些家族成员们宣布这个消息是花狐传给他的,这样他才能够勉强挽回他在这些人之中的信誉。

虽然这样做还是会有一些人觉得这个族长不行,但是至少人数会少不少,这样下来自己也不至于被其他人顶了!

既然想到这里,那么说干就干。如今的他哪里会在意花狐是不是其幼子,是的,平常他宠着他又当如何?在自己的利益面前这点亲情又算得上什么呢?

虽然说虎毒不食子,但是他可是比老虎还要可怕的人!在他看起来若是想要得到的东西定然会有一些牺牲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牺牲自己的家人,因为在他眼中权力比什么都要重要,就好似得到权力之后自己无论做什么都有底气一般。

所以如今的他便是拉着花狐健步跑到了队伍的最前面:“各位停一下,我先说一个事情。”

这些本就回家心切的人被这么一挡自然是心中更加的不好受了,但是谁叫花云天是族长,谁又敢又半点怨言呢?

所以该停住的还是停住了,如此竟然是没有一个人继续走动,他们就这么看着他们的族长还会做出什么荒唐的事情。

而对于这些家族成员们的眼神,花云天也是觉得事情不能够再犹豫了,必须越快解决这件事情越好。不然时间等久了他们的脾气就会上来了。

所以这是花云天便是直接指着熬了一宿完全没有半点精神的花狐说到:“诸位不好意思,昨夜害得大家白等了一宿,作为族长我觉得我很抱歉。但是我也知道这件事情并不是道歉就能够解决的事情,所以我觉得我应该拿出实际行动来表示我的诚意。”

实际行动,这倒是让这些人感到一阵新奇。难道堂堂的一族之长还会有什么很好的道歉方式能够补偿大家的损失?

这确实是一件难得一见的事情,所以这些成员们便是耐下心来等候花云天继续说起来。

“没错,假传情报的人我已经抓到了,很遗憾他竟然是我的犬子。不过各位放心既然他已经违反了家法,不管他是不是我的孩子一并按家法处置!”

本来昏昏沉沉的花狐突然听到家法两个字,便是连忙吓得一个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连忙解释到:“不是的!不是的!当时那个人让我传的话,我没有撒谎,他确实是说他们是景家的人!”

不过花云天的目的本就是杀死花狐才好重新树立自己的形象,如今不管他说的是否真假其实都没有多大的意义了,反正他必须得死。

因为只要他一死,这些族员们见到族长就连其子都不会包庇定然会让他在这些族员之中心中的形象提升很多。

所以如今他倒是懒得等到花狐说完了,毕竟他说得越多对于自己来说就越是不利,毕竟这个决策是自己出的啊!

所以如今竟然是直接一刀对着自己的这个亲骨肉砍了过去,并且大声的说到:“日后若是谁还敢欺骗我,我定然会亲手宰了他!今天我儿花狐就是一个很好的下场!”

他说话的时候不忘加上我儿这两个字,目的就是为了突出自己大义灭亲的举动。虽然他这么做不见得是什么大义,但是很有效果。

因为这确实是让其中一部分的家族成员觉得这个族长能辨是非不包庇,但是更多的则是被他这个举动所吓倒的。

是的,他就连自己的亲骨肉都敢下手,那么对待其他人又何尝不会这么做呢?所以在这些人看来,和他对着干是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的,自然是只好收敛了脸上的那种表情。

花云天见效果已经达到,便是不再多说直接带着这个队伍回花家的府邸去了。毕竟他也一夜未曾休息,如今甚是疲惫。

而就在这时,一只万人队伍从星月城的另一边门走了出来。是的,这支队伍就是前来支援月里国边境的所有学员的弟子或者军人。

在休整了长达一个月的时间之后,他们终于是出发了。而为首之人便是昨日被景瑞吓住的那个银位将军,从某种意义上他今日出军一半的原因也是因为被昨日景瑞的话给吓住了。

所以如今是害怕皇帝真的知道这件事情,怪罪下来,那么他就真的完蛋了。毕竟在这个皇国的军衔制之中银位算是最为低级的一种将军的军衔,所以他其实并不是很有什么说话权。

不过在这里就不同了,因为之前那些学院说过要配合这位将军的军队,所以他目前在这个队伍之中还是有很强大的话语权,机会这次前来支援的弟子们有百分之八十都是归他管理的。

当然其中也有些像是通天学院那种要求单独行动,且一个队伍不能够超过百人的。所以这些弟子们都未曾进入到这个队伍之中,自然这个队伍的人数也算不得壮大。

如果真的将所有学院的弟子们都聚集在一起的话至少也应是三四万人,相当于一个军团了。而且其中大部分都是各个学院的强者,这作战能力自然是比集团军要强大得多。

不过若是真的聚集在一起,这队伍就不太好管了。因为那些大学院的弟子们基本上天赋和身份都不简单,定然不会那么服从管理。所以别说是银位将军了,就算是金位将军来了都不管用。

而这还是抛开通天学院的情况下,要是把通天学院这些个贵族出身的弟子算进去或者一并把皇子和公主算进去的话。估计就算是西征大元帅都难以服众,遇到这种情况怕是除了镇关大将军出马就只有皇帝御驾亲征了。

但是这两人都无法离开自己的地方,镇关大将军景勇驻守皇国的最南端,那里蛮夷强横,一旦离开定然是难以抵御。

而皇帝,都快两百多来岁的老人了更是无法离开皇国。毕竟在皇国这么合适的环境之中他都是无精打采的,更别说不远万里来到边关打仗了!没有在半路驾崩都已经算是万幸了。

所以现在这些队伍还是有些分散,且力量不集中。不过这样也差不多了。至少目前银位将军那里还是带领了一个万人的队伍可以作为正面出击的主力军,而其他的百人小队伍单独的袭击还是可以的。

而且这次任务很简单,不是说让彻底打败敌军,只是要杀死敌军现任主帅让敌人暂时撤退而已。

虽然赵宇龙不知道这皇帝是怎么想的,一次斩草除根不是很好吗?偏要去做这么多麻烦的事情。但是没有办法自己手上就这么一百来人,而且一部分还是实力不怎么强大的士兵,自己也做不到那么多。

站在城门口,湖蕴看了看那已经行进出去一段距离的大部队,转身对赵宇龙说道:“龙哥,他们都已经朝着边关那里去了,我们呢?”

赵宇龙看了看后面的这些士兵,显然昨夜都休息得不错,今日一早起来还是很有精神:“还不错,当兵打仗就是应该有些精神,话说人都到齐了吗?”

“到齐了!”统计人数的是孟良,他本就学习的如果领军,如今统计起人数来倒是轻车熟路。

“这就好,我们跟上,但是和他们保持一段距离,不要和他们的队伍混在一起了!”说完,赵宇龙便是带着这支百人队伍跑步出了城。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这些星月城的百姓们看到这百人队伍的行进之后却觉得他们要比之前的那支万人军团还要壮丽。

实则不然,事实上这个队伍真正强大的人也就那么十多二十个而已。而那万人队伍之中至少上千位伴月境之上的强者,这差距完全是两个概念的事情。

不过好在赵宇龙和银位将军不同,他管理队伍从来都是有纪律的。毕竟按照武帝所说的,若是想要你的军队拥有铁一般的意志就应该让其有着铁一样的纪律!

所以赵宇龙便是直接照着坐拥天下上所写的如何管理一个军队的方法管理起了他们,如今这个队伍看起来确实是要比其他的队伍更有魄力更为的威武。

不过只有赵宇龙知道,这其实算不得什么。确实这算不得什么,因为武帝当年训练出来的任何一个队伍哪怕是跑步都是整齐的,绝对不会有一个人多出一寸或者少走一寸。

在那个队伍之中每个士兵脸上只有一个字威武,在他们的眼神之中同样只有一个字“杀!”

是的,这才是赵宇龙想要达到的效果,因为这样的对胃才能真正的在战场上不惧怕生死。

不过可惜的是之前本来时间就不多,再加上还要赶路,所以这训练自然是没有那么完整。如今也仅仅只是做到了行军之时排与排之间都已经分明罢了,不过比起那些完全各自走各自的要好上很多。

这边关确实是不怎么远,毕竟月里只是一个小国家。总共的城池加上王城也不过才十来个,而且除了王城以外那些城池确实算不得城,只能是一个小镇。

所以这才行军不到两三天便是来到了之前这里的守卫军与进犯者交战的地带,因为目前战争尚未取胜,双方都未曾打扫的原因,所以这里的痕迹还是很清晰。

折断的军旗,落地的断剑,凌乱不堪的战车的痕迹,还有那已经有些发臭的尸体。是的这确实不是什么适合欣赏的地方,也难关那么多的百姓不希望战争。

是的,战争在他们看起来太过壮丽也太过残忍了,他们另可老老实实的过着日子也不愿意上到战场之中。

不过对于赵宇龙来说就有些不同了,他那神龙的血脉已经注定了他半个人生,是的神龙是好战的,而且越战越勇。

所以虽然赵宇龙并不是十分支持战争,但是现在看到战场的他也还是兴奋的,因为这正是施展自己才略的好机会。

毕竟自己看了这么多年的坐拥天下早就打算用进实战之中了,只可惜一直未能有一个合适的机会给他施展,而现在有了就正好了。

眼下既然已经到了边境自然是应当考虑安营扎寨的问题了,毕竟敌军随时可能会前来,也随时可能不会来要做好长久留下来的打算。

不过选在哪里这确实是一件艰难的事情,毕竟这里是一个靠山的地方,可是这里的山却不太茂盛。

所以如果是驻扎在山上的话定然是会被敌军最快发现,而且也是最容易被敌军用火攻消灭的一个地方。

驻扎在山下显然更加的不妥了,因为那些大部队就驻扎在那里,如果和他们混在一起难免会乱。

而且所有营帐都在一起定然会被敌军当做集中攻击目标,若是没有被围住还好。但是一旦被围住就连前来增援的都没有那就糟了。

而且旁边是山,山路可不好走啊,这要是想要突围撤退就实在是很困难。而且山上经常落石,敌军还可以靠着这个不费兵卒就靠落石就能够消除掉这个队伍的大部分人。

所以这选择营帐确实是赵宇龙看起来最为困难的一个问题,因为看遍了地方也不知道驻扎在哪里?如果驻扎远了又不方便行进,所以这确实让赵宇龙明白了带军的艰难。

好在这里还有一条河,在观察了河流的流向确认月里国这边是上游之后便是在其最高的水位线旁边驻扎了起来。

(本章完)

南京武警总队医院预约挂号
东至县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连正规妇科医院
南昌白癜风医院
营口治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