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阿K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9:40

阿K本名夏天。之所以叫阿K,缘于鲁迅先生的阿Q。

阿K大学毕业后,分配在张家镇政府工作。阿K特别喜欢打牌,而且牌艺堪称精湛。几乎每打必赢,一般人都不敢跟他过招。偏偏书记也喜欢打牌,书记的牌艺可不敢恭维,虽算不上臭“牌”篓子,但也好不到哪儿去,人们背地里叫他牌书记。牌书记打牌跟他的工作一样,有一股说不出的蛮劲,明知道不是阿K的对手,却偏喜欢和阿K打,虽说每打必输,但却屡输屡打。往往是牌书记跟别人打牌必赢钱,和阿K打牌准输钱!有人问,老是输钱,为什么老打?书记直言不讳:跟别人打,虽然赢钱,却没劲;和阿K打牌,虽然输钱,但够味!也有人问阿K,别人都输钱给书记,你怎么敢总赢书记的钱?老K笑答,其实我没赢书记的钱。牌面上,我看似赢了书记的钱,可书记是赢的别人的钱,赌场循环,如果按人的辈份来推算,我赢的是孙子辈的钱,是孙子供养了老子。好一个孙子供养了老子,人家阿Q充其量也只是说儿子打老子,你比阿Q还阿Q!扑克牌里,K比Q大,从此,人们便阿K阿K地叫开了……

赢书记的钱也罢,赢孙子的钱也罢,好几年过去了,阿K还是阿K,“孙子们”一个个都提拔了,什么财政所长,民政所长,办公室主任,有两个还当了副镇长。

当然,阿K也不是没有提拔的机会。一次,民政所长提拔为副镇长,民政所总共只有三个人,所长、阿K,还有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头。按常理,所长走了,阿K应该接任,而且,阿K的能力、资格、民意都在那儿摆着。正当阿K满怀信心准备走马上任的时候,“天上掉下一个林妹妹”,从机关下派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同志,直接担任民政所长。

唉,这是命啊,不认命不行!他妈的比我儿子大不了多少,竟当我的领导。真是,真是儿子管老子!这句话倒真有点阿Q的范儿。

遇到这样的事,要说一点不气馁那是假话。但阿K恢心到如此程度,是人们始料不及的:他几乎什么事都不做,完全沉湎于打牌,过起两耳不闻窗外事,只在牌里度春秋的日子!用他自己的话说,上面压着一个这么年轻的领导,哪天是个头哇?嗨,前途渺茫,心如死灰呀!

好在民政所的事情不多,其实有老头一个人就足够了,阿K来与不来,做与不做都一个样。

天地轮回。这年换届,牌书记交流到一个小乡镇继续当书记,张家镇来了个新书记。新书记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就是机关作风整顿,这一整,阿K当然首当其冲,上了待岗黑名单。

待岗就待岗,正好有时间打牌,你还敢开了老子不成!老子还是老子,还照样打牌赢钱!阿K不像别人,又哭又闹。他认命,一点也不抗争。

谁都知道,乡镇对干部只有使用权,没有实质性的管理权。干部的进出、升降大权,全由上级组织人事部门掌控。像阿K这样大错误不犯,中层干部不想当的,乡镇只能望人兴叹!

说来也巧,阿K待岗没几天,组织部干部科长带几个人到张家镇考察干部。

“考察谁,能透个风吗?”按惯例,考察前考察组要和书记沟通。一见到干部科长,书记就迫不及待问。

“这个,这个,”科长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说,“夏天。”

科长和书记是老熟人,否则,科长是不会轻易透露。

“夏天?没搞错吧!”完全出乎书记意料。

“没有啊,帮他搞个副镇长。怎么,这人不行?”

“这……”书记犹豫良久,最后下决心说,“还真不行。请你帮帮忙,这个人……”

书记一五一十把阿K的情况向科长汇了报。最后,考察组搞了个民主测评,走了。

没想到,过了三个多月,考察组又来了,还是考察阿K。

“你帮帮忙,多说些好话!别让我挨骂,还老是跑来跑去。”这回是科长求书记了。

“你可真是给我出了大难题呀!提拔吧,我自己打自己嘴巴不说,还严重挫伤其他干部的积极性。不提拔吧,又……”书记左右为难。

“我有一招,可以叫大家都满意。”科长说完,在书记耳根嘀嘀咕咕一阵,书记频频点头。

没多久,一纸通知书下来,夏天任一个小乡的副乡长,和牌书记搭班子。直到这时,一直埋头打牌的阿K才知道,县委换届新任的书记,是他大学同寝室的同学!

共 156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阿K是个平常人,但是在不正常的环境里他的表现成了不正常;相反,不正常的人反而一批批被提拔、被重用,直到阿K的同学当了县委书记,阿K才时来运转。这样的官场路子早已不是潜规则了。小说辛辣地讽刺了官场里的不正之风。【编辑 云台文经】

包头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济源白癜病医院
泰安治疗龟头炎方法
包头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济源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