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大宣战神 第二十章 疲于奔逃

发布时间:2019-09-24 14:17:31

大宣战神 第二十章 疲于奔逃

李笑见一个黑影向他冲了过来,吓得跳了起来。刹那时间,毛茸茸的触感就拱到了李笑的腿上,李笑一喜一惊,又一喜,原来是大黄狗!

李笑激动地抚摸着阿黄的狗头,小声道:“阿黄,你吓死我了。”抚摸两下之后,阿黄就扭开狗头,想用舌头舔李笑的手。李笑连忙缩回手,心道:狗嘴里会不会很脏?

李笑长叹一口气,四周看了看,漆黑一片,唯一的亮光就是西边天空中的一个弯弯的月牙儿。月牙儿的开口向右,如同英文字母“C”,李笑判定今天是农历月末的几天。

见天色如此

大宣战神  第二十章 疲于奔逃

,李笑的心情突然紧张起来了,天快亮了,每到这个时候,铁大厨就会把他叫到厨房切菜烧火,有时候还会继续清洗前日洗到半夜都没有洗完的碗筷和盘子。“说不定,铁大厨现在已经发现我逃跑了。”

李笑在心中暗暗气恼,要是早点想起来数学老师的话,他就可以逃去很远的地方了。他连忙推开排水口的罩,伸手把衣服捞了出来,胡乱地套在身上,捡起菜刀,顾不得辨认方向,沿着一条路,飞一般地撒腿就跑,阿黄愣了一下,也跟着李笑跑了起来。

李笑发现自己速度竟然奇快,他很快就跑出了金牛镇集市的地面。

跑到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天已经完全亮了,菜刀早已经扔掉了,阿黄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李笑一屁股坐在路边,双手使劲按着发麻发酸的腿,左腿的小腿肚突然一阵抽筋,疼的李笑龇牙咧嘴,冷汗直冒。

抽筋的疼痛感刚过,李笑就挪到了路边,藏在矮树的黄色树叶丛里。他心想:阿黄救了我,要是能够收养阿黄就好了。妈妈常说,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穷。阿黄愿意离开家,跟我走吗?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李笑强迫自己站了起来,回到大路上,继续小步地跑着。跑步的过程中,李笑发现太阳在自己的前方正在升起。

跑了很久,李笑口燥唇干,嗓子里似乎在冒火,双腿灌铅了一般,不听使唤,非常想停下来休息,但是想到体育老师的口头禅之后,他就觉得自己不能停下来。“不怕慢,就怕站。”只要停下来就会慢。

又跑了很久,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李笑实在跑不动了,就在离大路很远的空地上,躺了下来。汗涔涔的,李笑疲倦地睡着了,睡得很香很沉,睡了很长时间。

下午十四时左右,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李笑躺在树叶丛里,依旧被热的满头大汗。迷迷糊糊的,李笑感觉自己睡在一张坚硬的床上,他只希望有一个电风扇对着他吹吹风,凉快凉快;最好是能够打开空调,让他凉爽凉爽。

天太热了,很快,李笑就醒了,但是不想睁开眼睛,他多么希望他自己睁开眼睛之后,面对的是原来的世界,而不是这个时空扭曲的古代社会啊。

现实毕竟是现实,李笑背部传来的感觉,让他清楚地知道,他还躺在新时空的陌生的土地上,他还需要面对未知的奇异世界。

李笑很不情愿地坐起来,看了看四周的环境,真可以用“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来形容这片荒林。人啊,总是忙碌碌的,没有闲情逸致去欣赏美丽的大自然。

李笑的肚子咕噜咕噜地响了两声,适当的饥饿能够使人的头脑更加清晰。

李笑心中无奈地想:现在我应该去找李婶、二丫头,还有龙蜥主人。看能不能回到从前,要是不能回去,我就在这个新时空里开创我自己的成就,建立我自己的事业,寻找我自己的爱情,成立我自己的家庭。嘿嘿……一想到柔软的床和温柔的女人,我就精力充沛。嘿嘿……是不是有点小邪恶。呵呵,是不是我想得太简单了。眼高手低是我的毛病之一。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饭要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这些耳熟能详的话,都是老师唠叨的词句。

无论如何,现在我自由了,我自由了。

自由的感觉让李笑充满了力量,李笑慢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做了一个扩胸运动的动作,没有过多的思索,沿着大路,向着东南方向就走了下去。

###

李笑正想着要不要去路边的树林里找一点食物吃的时候,听到后背不远处有脚步声,脚步声不像人的脚步声。

李笑回头一看,什么都没有。长呼了一口气,心道:“我明明听到了走路的声音。”仔细再听,细微的“喳喳……喳喳……”声,一下接着一下地响了起来,这是两只脚jiao替摩擦地面产生的脚步声。李笑扭着脖子,瞪大眼睛,看向身后,什么也没有看见。

李笑心中发毛,神经紧张,暗道:“有鬼!”他撒腿就跑,跑了很久,才上气不接下气地停了下来。就在李笑喘着粗气的时候,身后响起了很重的脚步声,一声咚接着一声咚,向着李笑慢慢走来。

就在李笑惊疑不定的时候,脚步声在他身后停了下来,一团比李笑还高的淡淡的白光慢慢在眼前出现了,伸手可及。李笑本想伸手去挥打那团白光,刚伸出手,就发现那团白光里分出来一束圆柱状的白光,向他飘了过来。李笑就势用已经伸出来的手,摆向那一束白光,白光里有坚硬的物体,撞得李笑的右手掌一阵剧痛。李笑惊倒在地,双手撑地爬了起来,拔腿就跑。体育课练跑步还是有用的。危险的环境里,李笑的听力、体能都变得比以前更加好了。

李笑跑得筋疲力尽,仰面瘫坐在地上,脸色发白,口干舌苦。还没有把粗气喘匀,骇人的脚步声又不急不慌地一下一下地响了起来。咚、咚,咚、咚,……

李笑瞪大双眼,四周除了稀疏的草木,哪有什么人?世界上有鬼吗?不知道,没见过。世界上有怪物吗?那就说不定了。李笑几乎没有丝毫多余的力气,只能大口地吸着空气。

脚步声越来越近,在李笑身前的空地上停了一会儿之后,就绕到李笑的身侧,一下一下地继续不急不慢地移动,最后停在了李笑的身后。虽然还是大热天,李笑只感觉脊背骨透出了凉寒。

安康治疗龟头炎医院
景德镇治疗阴道炎费用
上饶治疗睾丸炎医院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电话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专家门诊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